搞事情的萤华·守星者迷妹

任何东西都有可能会删
无论满不满意

头像都是团子画的
团子她最好了!

这里萤/萤华
是一个团子吹
也是一个时花吹
(绝对不是因为名字里有花才是吹的)
比如同样是个啾吹
还是个猫草吹( ͡° ͜ʖ ͡°)✧
对对对还同为彼方吹
当然玖也超级好!

反正无论叫什么都好
(小声:让叫萤其实是因为懒得打字)
反正以后都请多多指教喽


守星者最好了!



啊这个号以后自己都认不出来
这绝对不是我的号(坚定)

这里是一把刀子

*文笔渣死
*极其ooc
**暗堕预警
*异常短小
*轻喷谢谢(鞠躬)
*其实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这里下行(◦˙▽˙◦)↓
“为什么......”
物吉从部屋里飞奔出来
“为什么要离开我......”
物吉换上了出阵服
“是不是只要他不在了......”
物吉的手颤抖着握住本体
“只要他不在这个世界上了......”
物吉缓缓睁眼
“后藤就可以跟我在一起了”
一道不明显的红光从他的眸中闪过

——————这里直接跳转(搞事)

“终于找到了你啊,信浓君。”物吉恢复了正常的样子。
“是物吉君啊,穿着出阵服来找我,是要出阵吗?”
物吉轻笑摇头
“嗯.....不是大将要出阵的话,那物吉君为什么要穿着出阵服呢?我记得物吉君刚才并没有出阵才对.....”
物吉微眯着眼,代表暗堕的细微红光闪烁着

物吉已经决定了
碎掉信浓,就去跟后藤告别(白),然后暗堕

物吉没有回答信浓的话,而是慢步向信浓走去,手放在本体上,随时准备出鞘
“嗯......?物吉君?”
物吉并没有停下,一点一点逼近信浓
“诶?物吉君要干什么?快停下来啊物吉君!”
眼看着把信浓逼退到墙角了坐下,物吉的手却脱离了本体,慢慢跪下(就是那种特别压迫的跪(单膝跪地x)
此时信浓的眼中只有满满的慌乱
“物.....物吉君.....” 物吉一手握着本体,一手捏(???)着信浓的下巴
“信浓君.....你喜欢后藤对吧?”
“?”信浓不明真相
“因为我也喜欢后藤哦,所以说,信浓君把后藤让给我吧”
“诶???物吉君你在说什么我不懂”
“嘛,喜欢就要说出来嘛,是吧?”物吉用略带轻挑的语气反问信浓
“是这样的道理没错.....但.....”
“再你碎掉之前,允许你再解释一下哦”
“咳,物吉君,我的确有喜欢的人没错,但不是后藤”信浓十分坚定

物吉愣了一下
“不是后藤,那是谁呢?”

“是大将啊!大将的怀抱超温暖的!我最喜欢大将了!”

“.......”

“再说了物吉君,”
“什么....”
物吉的眼中不再闪烁着红光

“我站后物啊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此处结束(`•ω•´)ゞ
惊不惊喜,意不意外,刺不刺激!!!
本来还想码个刀子,结果硬生生码成了物信
这根本就不是刀,物吉也没有暗堕,在物吉凌乱的时候后藤过来了
两人用那种姿势到(???)在一起
刺激.....
之后发生了什么只有后藤知道了

为什么一期尼没有来?
当然是因为这里是个非洲本丸啊!

话说好久没跟猫草聊了(好久没见到猫草了)
想她(仿佛有什么歧义)
猫草快活过来!(歧义更深了)

我明明是条咸鱼为什么要画画码文?

评论(33)

热度(20)